An image of teen girls got excited from the notebook screen.

1
Vol.

K-Music, 走向世界.

K-Music, 通过数字方式与世界连接

K-Digitalism!

数字生活促进了K-Music的发展!
全世界的粉丝可以连接在一起分享K-Music故事.

在Youtube上搜索“K-Music”就一定能看到一个相关搜索词. 那就是“K-Music Reaction”. K-Music粉丝边观看新出的K-Music MV边拍下自己的表情和动作后上传到网上已经变成司空见惯的事情. 看过泰妍的《I》MV后哭着说它治愈了自己生活的英国粉丝, 看着防弹少年团的《相思鸟》舞蹈练习视频时尖叫着欢快跳舞的美国粉丝等, 不一而足. 文化评论家金新植在自己的文章《K—Pop, 一种叫做“表情”的新评论词汇登场》中写道, ‘带着语言力量的脸孔’也许可以成为新的评论语言. 他认为, 在K-Music中, 粉丝的表情将通过数字媒体成为一种新的评论方式. 由于大量粉丝把自己观赏MV的视频放到Youtube上, K-Music的人气和号召力也呈现爆炸式增长. 其中包括了“第一次看到K-Pop的挪威人的反应”, “Americans Meet K-Pop”等第一次接触K-Music人们的反应. 可以从这些视频中看出, K-Music已经成为我们需要通过数字形式做出反应的一种“现象”. 喜欢K-Music的粉丝已经扩散到世界范围内, 也再一次确认了K-Music的潜力.

链接 1.

视频来源 Fomo Daily Youtube
Americans React To K-Pop视频中美国人
观看防弹少年团的《Fire》MV的反应. 该视频
是能够观察海外粉丝对K-Music反应
的有趣例子.

将K-Music的互动
式沟通方法最大化的
数字渠道.

最适合数字方式的K-Music

2013年首次举行的Youtube Music Awards中少女时代以《I Got a Boy》获得“年度MV奖”, 由此开始证明了数字渠道对K-Music的影响. 移动终端使用量全世界第一的韩国快速适应数字时代的发展, 成功把K-Music推广到全球音乐市场. 去年年末, 苹果iTunes美国音乐商店正式把K-Pop列为单独类别, 反向证明了爆发式增长的K-Music网络音源收入及影响力. 《Billboard》每月都会发表“全世界观看量最多的K-Pop MV”排名, 反映出K-Music对数字世界的影响. 2016年5月, 全世界观看量最多的K-Pop MV是防弹少年团的《Fire》, 共计3400万名观看了该MV.

防弹少年团(BTS)官方Youtube频道
(上)和《绝了》MV(下)

能够接触到明星的MV, 现场演出片段,
日常生活片段等各种视频的Youtube
频道可以说已经成为
K-Artist即K-Music活跃的中心.

K-Music粉丝与传统的音乐粉丝相比在许多方面都有所不同. 是主要群体, 他们非常熟悉互联网, 积极把网络作沟通的窗口. 作为新文化传播者的他们超越物理距离的局限影响着彼此. 他们通过社交网络与全世界的韩流粉丝交流信息, 毫无顾忌地介绍自己得到的灵感. 2012年之后KCON相关网络曝光度以每年390%的速度增加. (2015年相比2012年, 在脸书, Twitter, 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提及KCON的次数分别增加了24倍, 9倍, 7倍. )忠诚度较高的K-Music粉丝不仅更愿意再次访问KCON, 还是非常关心K-Culture的文化领袖, 他们凭借对韩国文化和产品较高的认知度和好感持续消费韩国文化内容, 不断激励着生产者.

通过数字渠道施行全球投票制度的2015 MAMA in HONG KONG的最后一幕

MAMA是证明数字方式对K-Music产生助力的好例子, 粉丝们在MAMA活动中通过电脑和移动页面为最佳K-Artist投票并通过标签(Hashtag)
选出K-Artist的最佳着装.

汇聚全世界K-Music粉丝关心的Mnet亚洲音乐大奖(MAMA, Mnet Asian Music Awards)也设置了全球投票制度, 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为自己喜欢的明星投票. 2014年的MAMA中, 开始投票仅10天, 就已经有210多个国家的一千多万人参与投票, 创造历届MAMA最高投票率, 证明了全世界范围内对MAMA的极大关注. 他们的意见将直接被反映到评奖结果. 比如, 去年的MAMA中EXO和F(x)分别获得了“全球粉丝选择奖-男子组“和”全球粉丝选择奖-女子组”, 这个奖项是由全世界的粉丝在社交网络上投票产生的. MAMA还会为粉丝提供明星在红地毯上的360度影像, 积极与粉丝进行互动. 其中一个互动环节就是通过让粉丝把他们认为红地毯上最帅的明星的名字打上主题标签#MAMAredcarpet或者转推特, 向获得最多转推的明星颁发“亚洲风尚奖”. 实时上传K-Music歌手的各种消息和演出表现的“Mwave twitter(twitter.com/officialmwave)”也清楚地展现了数字媒体在K-Music中所占的比重.

参与和共鸣的平台,
K-Music

KCON TV用数字方式为人们呈现KCON文化交流现场

能够接触到K-Music的多种数字渠道中, KCON TV是帮助海外粉
丝接触到不输于韩国粉丝的K-Music消息和现场演出片段的多
个频道之一.

专家们表示, K-Music才是媒体学者亨利·詹金斯提出的“文化融合”的明确案例. 例如, 无论是美国洛杉矶市民还是以色列特拉维夫市民都可以通过Youtube, 脸书, Instagram等社交媒体接触到K-Music. Youtube对于K-Music尤为重要的理由在于, 它积极地体现到了K-Music的互动沟通方式. Youtube为每个人提供了开设自媒体机会, 让粉丝们积极分享自己对K-Music的意见和感受的文化.

MRJ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他有一个名为“MRJKPOP”的Youtube频道并在上面持续上传对K-Music的评论. MRJ的人气丝毫不亚于K-Music歌手, 他还在自己的频道上传了MAMAMOO等K-Music歌手的采访视频. 除此之外, SΔLV & FAMILY, JREKML等众多K-Music粉丝通过自己的个人媒体频道不断制作发布有关K-Music的新内容. JREKML更是把自己对K-Music的喜爱, 以及K-Music对自己的人生产生的影响制作成幽默诙谐的“I’M BIGBANG TRASH”, “I’M RED VELVET TRASH”, “I’M TWICE TRASH”, “I’M BTS TRASH”等“TRASH”系列视频. 他通过这样的系列视频把K-Music的粉丝圈升华为一个娱乐文化. 他相当于承担起一个下一层文化内容创作者的角色.

有些K-Music歌手也会自己通过个人自媒体平台与粉丝亲密接触. F(x)的Amber通过“WhatThe Pineapple!”频道制作并分享有关“吃泡菜拌饭”, “玩Instagram”等平时会跟朋友一起分享的有趣主题的视频, 受到众多粉丝的喜爱. BTOB的PENIEL也通过“POV”频道与粉丝分享最私密的日常生活.

数字频道与K-Music一起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发展到现在. 帮助文化消费者和文化生产者近距离亲密接触的KCON也通过“KCON TV(www.kcon.tv)”和“Live Chat”等多种媒体通路超越物理空间的局限扩大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KCON TV和Live Chat通过实时传达KCON这一新的文化交流的现场, 并且为同时代文化提供愉快的体验和创意性灵感的方式, 把持续创造更多可能性和想象力的KCON宗旨传递给更多人.

K-Music到
K-Culture

K-Music中网络渠道跨越了媒体创造出更多新现象. 有趣的是, K-Music的多种网络通道激活了线下K-Music文化. K-Music粉丝不仅会跟着做通过数字媒体看到的K-Music歌手的表演, 还会组建模仿组合或者举办“K-Pop Challenge”等活动. 可以毫无夸张地说K-Music通过互联网将全世界连接到一起, 并且创造出了超越时空局限的一个文化现象, 即K-Culture.

通过数字方式将
全世界连接到一起的
K-Music

1
Vol.

K-Music, 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