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向着梦想展翅飞翔,与众不同的分享活动!对CJ Donorscamp追梦创意学校大学生导师崔佳希的采访

分享

各位大学生,你们是怎么度过今年暑假的呢?有些学生可能通过打工度过比谁都更加火热的夏天,也有些学生可能为了“增加经历”进行语言学习、实习或志愿服务等多种社会活动。

这个夏天,要不要通过与众不同的社会活动一起寻找梦想,分享想象呢?接下来为大家介绍CJ DonorsCamp追梦创意学校大学生导师,中央大学3年级的学生崔佳希。

在梦想结束的地方绽放新的梦想

大家好!我是CJ DonorsCamp追梦创意学校导师崔佳希

▲ 大家好!我是CJ DonorsCamp追梦创意学校导师崔佳希!

只有9岁的小学生崔佳希在看过音乐剧《歌剧魅影》之后,短短一个星期就能背下并演唱出全部曲目,这是因为她有着天生的才能以及对歌剧一见钟情的喜爱。

崔佳希通过互联网UCC向世人展示了自己的演唱实力,作为“天才歌剧少女”逐渐被外界熟识,甚至还上过电视。唱歌时感到最幸福的少女向自己的梦想逐渐前进。

在首尔艺术高中学习时,崔佳希在众多竞赛中获得奖项。2013年进入中央大学学习声乐专业的同一年,崔佳希不幸被命运“宣判”。

在逐梦的生命里从来都没有对自己的梦想产生过,如果突然被宣判“你不可能实现这个梦想”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特别是在从来都没有想过其他路的时候。

对她来说,突如其来的“声带小结”是对其“无法继续唱歌”的最终宣判。再也无法发出高音的崔佳希,从那时起陷入了渺无目的的彷徨。虽然她的病情后来已恢复到可以唱歌的程度,但却再也无法作为女高音活跃在舞台上了。

“当时我的处境就是需要停止追逐唯一的目标,重头开始制定人生计划。幸好通过治疗恢复了一些声音,但却再也无法站在舞台上了。 有些时候,我会喊‘加油!’给自己鼓劲,可第二天又会跌入更深的绝望中。后来有一天,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了CJ DonorsCamp追梦创意学校招募大学生导师的公告。”

 携手追梦创意学校开始新的挑战

▲ 携手追梦创意学校开始新的挑战!

当时我虽然从声带小结中恢复了过来,自信心却跌到了谷底。我希望能与追梦创意学校的孩子们一起重新感受唱歌的乐趣。

CJ DonorsCamp追梦创意学校是利用CJ集团的食品及文化业务领域的基础设施,为帮助弱势阶层的青少年成长为未来人才而实施的社会公益项目。这是一种新形式的对外活动,200多名梦想涉足音乐、音乐剧、时装、烹饪、电影等5大领域的初中、高中生将从暑假时起接受5个月的培训。

追梦创意学校大学生导师与一般的对外活动不同,他们会根据各自的专业和特长被分配到各自负责的领域中,为青少年提供文化创作指导。大学生姐姐、哥哥导师和学员们将通过筹备追梦创意学校发表会“追梦舞台”这一过程建立互相学习和互相指引的关系。

变成“泪海”的第一堂课

第一堂课上,忍不住涌出的泪水让我们成为了一体

▲ “第一堂课上,忍不住涌出的泪水让我们成为了一体。”

2015年夏天,崔佳希成为追梦创意学校导师后第一次见到的学生是仁川仁花女子中学的7名学生。第一次见面理所当然地充满了尴尬气氛。虽然大家都“想唱歌”,但却不知道该如何拉近彼此的距离。

“见到追梦创意学校孩子们的第一堂课,我们没说一句关于音乐的事情。我只是把我的故事全部讲了出来。我认为比音乐更重要的是相互之间的沟通。

我的青少年时期也和她们一样过得很辛苦,所以不敢轻易说出‘我理解’,‘我都知道’这样的话。所以我想先讲我的故事,通过这样的方式与孩子们进行对话。

孩子们听着听着忽然就开始落泪,最后还低下头不停抽泣。我也感到了一阵哽咽。就这样,第一堂课变成了泪海。

我们之间形成了不必言语也能互相理解的共识,尴尬的气氛也一扫而空。那天之后,孩子们和我开始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

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音乐教育的孩子们最先学习的是发声。崔佳希以学校里学过的话剧课为基础,从让孩子们放松僵硬的身体开始做起。只有身体放松,懂得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后才能正确地发出声音。

上课内容非常有趣,孩子们有时需要先抽签,再做出抽出的纸上写着的动作,有时则需要两两配对自由上演角色剧。通过这样的另类课程,孩子们的紧张开始缓解,笑声也逐渐多了起来。

深度投入的瞬间是对所有人的“治愈”

随着不断的练习,孩子们的声音越来越大

▲ 随着不断的练习,孩子们的声音越来越大

随着课程不断推进,孩子们的追梦挑战越来越指向了更高的目标。胆量较大的孩子负责在舞台上面调动气氛,唱歌实力出众的孩子则担当了独唱部分。

孩子们一开始只敢发出蚊子般的细小声音,视线则盯着脚尖。不过随着给每个孩子反复听本人的唱歌录音,她们唱歌的声音也开始越来越大。

临近追梦舞台演出的时候,崔佳希每周与孩子们练习3次,每次都有3到4个小时。她不仅给孩子们上音乐课,还非常注重孩子们的精神教育。

崔佳希希望孩子们能够真正享受舞台的乐趣。她认为对教育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教育者的热情。她相信,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她们的实力会提高得越快。

准备追梦舞台的过程中,热情讲课的崔佳希

▲ 准备追梦舞台的过程中,热情讲课的崔佳希

“我彻底抛弃了要在孩子们面前耍帅或者摆出一股‘我是老师’的架势的想法。因为我认为,孩子们最需要的是能够对自己的故事产生共鸣的人。所以大家一起欢笑、一起落泪的那段时间无论对孩子们还是对我来说,都是一段‘治愈的时光’。

做追梦舞台最后阶段的准备时,每周都要去3次,每次都要练习5到6个小时,所以身体非常疲劳。但是在与孩子们共度的时间里,我们所有人都深深投入到练习当中,加深了彼此之间的感情。”

终于到了追梦舞台当天,与孩子们合宿进行最后的练习

▲ 终于到了追梦舞台当天,与孩子们合宿进行最后的练习!

经过6个月的准备,孩子们在2015追梦舞台上高声歌唱了音乐剧《悲惨世界》的《我曾有梦》(I dreamed a dream)。当她们的歌声响彻演出场地的时候,崔佳希不禁热泪盈眶。

“其实,即使在追梦舞台上演出过也可能不会改变任何事情。站在舞台上的孩子们想要走上歌唱家的道路存在很多现实困难。我虽然克服了声带小结这一难关,重新制定了演出企划者这一新的目标,但却不知道为了实现这一梦想还需要克服多么大的困难。 不过,追梦舞台成为了让孩子们和我无法忘怀的宝贵记忆。因为它让我们确信‘梦想终究能够实现’。”

与追梦创意学校的学生们一起来张自拍,咔嚓

▲ 与追梦创意学校的学生们一起来张自拍,咔嚓!

CJ DonorsCamp追梦创意学校导师活动成为了改变崔佳希和孩子们生活的契机,它的意义明显超越了单纯的对外活动。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孩子们一开始只敢发出蚊子般的细小声音,视线则盯着脚尖,与失去嗓音后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我的处境非常相似。

在与孩子们一起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的过程中,我找回了自信。虽然失去了嗓音,但却明白了我还有可以做得很好的事情。就像孩子们找到自己身体里沉睡着的动听嗓音一样。”

我觉得,追梦创意学校不仅能够改变参与进来的青少年们的生活,还能够改变参与对外活动的导师们的生活。”

为了实现更高的梦想和目标,展翅飞翔吧

崔佳希再次作为大学生导师回到2016追梦创意学校,今年将指导的是音乐剧学生们。对于拥有了演出企划者这一新梦想的崔佳希来说,音乐剧是她全新开拓的领域。

孩子们以及崔佳希都为了一直追求的更高目标,再一次做好了翱翔的准备。

为了更高的目标展翅飞翔的崔佳希,加油

▲ 为了更高的目标展翅飞翔的崔佳希,加油!

崔佳希的挑战不止于此。她作为以实现歌剧大众化为目标的大学生联合歌剧团“FOY”的代表兼总企划者入选了CJ 文化财团文化艺术创作支援项目“CJ Creative Minds”,致力于为大众呈现“年轻的歌剧”。她还作为仁川青少年联合合唱团“幸福Up”的指挥发挥着自己的才能。

崔佳希虽然放弃了站在舞台上的梦想,但在比舞台更大的世界里,只要是需要她的才能和热情的地方,都能找到她的身影。

“通过在CJ DonorsCamp追梦创意学校作为导师参与活动当中,我明白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真正想做的又是什么,因此对它怀有很深的谢意。我非常高兴找到了一个帮助我克服过去的伤痛并且能够尽情发挥才能的地方。 为了让这段时间也成为追梦创意学校学生‘了解自己的瞬间’,今年我也会更加热情地做好导师,使大家再一次通过所有人变成一体的经验得到成长和治愈。”

CJ DonorsCamp追梦创意学校导师崔佳希露出比盛夏的阳光更加热情、明亮的笑容。希望在她以自己的赤诚向着梦想不断迈进的道路上永远充满成就和快乐!